• 18岁时,寡居的妈妈为了我成才,托关系将我转学到了一家师资力量不错的高中。在那里,我有了一个绰号:考古专家。 那是袁刚给我起的绰号,他是我的同桌兼室友。和我一样,他也是一个脑袋,两只胳膊,两条腿,但是...
  • 他母亲两岁的时候,因为生病发了高烧,打青霉素针退烧的时候药物中毒而致聋。因为听不到声音,刚学会说话的母亲长时间没办法与人交流,也就变成了哑巴。 母亲因为是聋哑人,长大的时候,不好找婆家。后来,母亲嫁给...
  • 1 从我有记忆起,我和她就生活在南方一个慵懒的小城,相依为命。 年轻貌美的女人带着一个拖油瓶很快成了众人的饭后谈资,三五人聚在一起谈笑风生,见到她路过,立马压低了声音。 她心知肚明,却不动声色地拉着我...
  • 我的一位大学同学给我讲过他上大学前筹学费的故事,这虽然过去很多年了,可是每到大学生上大学时,我就不禁会想起它: 他是他们那个大山深处小山村的第一个大学生,父亲和乡亲们为此感到脸上大放异彩。可是接下来,...
  • 那一年,她上小学一年级。家里的经济很窘困,全家五口人挤在一间不足10平米的房子里。但是小小的她,察觉不到生活的困苦,她永远那么开心,那么无忧无虑,奔跑在山间,河边。阳光很美,小河很美,稻草人很美,蚱蜢...
  • 妻子怀孕了,娘高兴坏了,硬是热情四溢地坚持要过来,好照看媳妇。 可热情归热情,但娘毕竟是在乡下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农村人,诸多生活的习惯,自然让从小就生活在城里的媳妇不太好接受,特别是娘睡觉时喜欢打呼噜,...
  • 他哥哥在一家私人公司上班,工作忙碌,收入不高,嫂子下岗,有了孩子,哥哥一家三口索性就跟父母住在一起。用哥哥的话说,爸妈年纪大了,住在一起方便照顾,还节省费用。 他这个当弟弟的,和哥哥相差7岁,性格截然...
  • 结婚那天,妈问我:坐在角落里那两个要饭模样的人是谁? 我看过去的时候,有个老头正盯着我,旁边还有个老太太,发现我看着他们时赶忙低下头。我不认识他们但也不像要饭的。衣服是新的连折印都看得出来。妈说像要饭...
  • 1 我一出生,就被嫌弃。家里不是养不起,而是父亲认为连生三个丫头很丢人,但父亲仍然找了一个保姆照管我,于是我刚断了奶就被送到她家,一个月给五十块钱。 她姓秦,早年得过天花,一脸麻子。我去之前,据说她已...
  • 母亲去世后,我怕父亲太孤单,便把他接到城里住一段时间。父亲不喜多话,来城里多时,没有结识到什么朋友,只是每天在家看看书,读读报。我中午在单位吃饭,晚上才回家吃,所以父亲每天的头等大事就是为我做一顿丰盛...
  • 4岁那年,她目睹父亲被两个女人争抢,一个是她母亲,一个是不认识的女人。 女人是一大清早到她家来的。不知跟父亲说了什么话,拉着父亲就往外走,她母亲从后面追上去拉住父亲另一只手。两个女人便在大门口像争夺一...
  • 不知什么时候起,小区门口出现了一个卖鸡蛋的老太太。她也不吆喝,只是拄着拐杖静静地站在那儿,将一篮子鸡蛋摆在面前。老太太是个盲人,约有六十多岁了,很瘦,背有些驼,头上戴着头巾。 一开始,老人的鸡蛋无人问...
  • 我发现老年人很难有幸福感,或者说,他们的幸福感让你不知所措。例如,我的母亲,倘若带她去饭店吃龙虾、海参、鲍鱼,她会心疼得要命,说一只鲍鱼的价钱,就能买一大麻袋粮食;一盘炒三丝的钱,就能买一大筐菜,吃一...
  • 按照惯例,每个月池野都要给母亲安藤纪子汇去高额的生活费。虽然池野的工作日渐有了起色,但除去供养母亲的那一部分后,所得只够维持最基本的生活开支。 家住日本松浦川的池野靠画插画为生,经过几年的辛苦打拼,终...
  • 两个生命同时在穷苦小镇的一条幽僻的胡同里降生了,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或许是因为缘份,更或许是因为听信了算命先生说要生下来就定亲才能保住娃娃的命的话,两家大人给定了娃娃亲。男孩妈妈指着女孩说:以后她就是...
  • 如果不是儿子送我一件礼物,为生活终日操劳的我不会记起那天是感恩节,而儿子送我的礼物,则是深深的三鞠躬。 那天傍晚,我系着围裙正在厨房张罗晚饭,8岁的儿子放学后迈进了家门,我以为他又会冲着我大喊:妈妈,...
  • 认识一个患自闭症的孩子,常常让我情不自禁地难过。 有一次,这个孩子拉着一个女人的手,电梯上、货架后面、收银台他满世界找妈妈,急得满头大汗,像一个小火车头吃力地牵拉着载满焦虑、恐慌和伤心的大车厢。 ...
  • 大哥其实大我整整22岁。家里兄弟5个,我最小,母亲43岁生下我。大哥算是我的长辈。凭良心说,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靠我大哥的搀扶。在我的记忆长河中,大哥就像一位慈爱的父亲,无时无刻不在呵护我的成长。 我...
  • 明天就是周五了,艾薇儿有些发愁,今天上学时,班里新转来的男孩儿凯森竟然向她发出邀请,请她明天放学后一起去看场电影。这还是男同学第一次和她约会,她欣喜不已,却不知道该如何阻止母亲明天和凯森碰个正着。因为...
  • 打从记事起,每次我们兄妹3个吃饭时,母亲总是催促:快点吃,不然饭凉了!我们刚加快速度狼吞虎咽时,母亲又说:慢点,别噎着了!于是我们又放慢了速度。我心里纳闷,到底该快点还是慢点? 上中学时,我到镇上读书...
  • 十多年前,新婚的我第一次随丈夫回老家过年。一听说我喜欢吃羊肉,婆婆二话没说,立刻赶到集市上买了几斤,做了一锅香喷喷的红烧羊肉。吃饭时,婆婆一边往我的碗里搛肉,一边叹息:买的羊肉就是不行,以后还得自己养...
  • 老公,这什么钥匙啊?妻在卫生间冲我嚷,再不扔掉,挂在身上会把裤子弄脏的!接过钥匙串,我才发现,有一把钥匙,稍显发黄,已经生锈啦。 哪儿的钥匙?一时半会还真想不起来。女儿见我发愣,提醒道:老爸,你试着开...
  • 当我看到新买的牛仔裤上出现一朵俗不可耐的绣花时,怒不可遏,歇斯底里地冲着他咆哮,然后夺门而出,丢下惶恐不安的他愣愣地呆在那里。 这是新款的牛仔裤,号称乞丐服,磨白和破损即是它的新意和亮点,价格自然不菲...
  • 娘80多岁了。白发如雪。 父亲去世30年了,她独守这百十平方的小院,守护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说什么她也不愿跟儿女进城,她说怕父亲找不到回家的路。 娘是个闲不住的人。早春二月,娘就在院里种上几十棵豌豆、一...
  • 陈红是个护士,目前正在哺乳期。这天医院不忙,她决定提前回家奶孩子,一想到襁褓中的宝宝,陈红心里顿时一片温馨。当她骑着电瓶车紧赶慢赶进入小区时,头一抬顿时就是一愣自家阳台外面悬挂着一件红衬衫。 那件红衬...